果然他就问了:还有的怎么样?我故意装出一付害羞的样子说:还有的只是想和我那个。老头子听我这样一说,又见一副羞答答的样子,更不由得色心大起,于是装作无意地把手轻轻地挪到我的大腿上,我觉得我的身体有了奇怪的感觉,似乎有些喜欢这种感觉,一个奇怪的想法出现在我脑中,我在内心想,要是让他和我做爱会怎么样?但是,他只是一个捡破烂的他可能不敢真的那样的,算了,别胡思乱想了,我就试试,我咬紧牙,慢慢的放松并的很紧的双腿,藉着把手机放到一旁的机会,好像不小心的把裙子提起了一点,露出了一部分粉白色的大腿,我心跳的很快,一方面紧张自己的举动,另一方面也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。见我没有动静,于是更大胆了,就用手在我大腿上轻轻地抚摩起来。我故意轻嗔道:老黄,你也不老实啊,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实人呢!他见我没有骂他,胆子更大了,呲着嘴轻薄地说:谁叫你这么漂亮呢,又......接着就没敢说下去了。我看了看他的手,又脏又粗糙,有些地方还皴了,指甲也是脏脏的。身旁的汗臭味一波一波的传过来,虽然很难闻,但他不停的刺激着我的嗅觉,让我的思绪更乱。  老头子的那只手试探着,一寸一寸地往我的大腿根上面移去。我装做不知道的样子,并没有把腿从他手旁移走,感觉着他的粗糙的手背在我的腿上轻微的移动。我悄悄用余光一瞧,原来在刚才他用手把我的短裙又往上提了些,大腿已经全部暴露在他的视线里,我急忙回过头不敢往他那边瞧,我肯定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红。这是一种从没有过的刺激,我竟然在公园里让一个拾荒的老头子那样做!我不由得身子抖动了一下,老头子连忙停下手来,看我没有做出反对的举动,老头的脏手又开始动了,他装做不经意的样子,一点一点上移,他每一次移动,都让我好像触电一样,他的手开始向我的大腿内侧挪动,我好像听到了他吞咽口水的声音。不如让这个看着比我爸爸还老的脏男人满足我渐渐高涨的情欲吧,想到这里我轻轻地将双腿分开了一点,还向他手的方向移动了一点,他似乎明白了似的,很快手掌游动到了我大腿内侧并逐渐开始轻轻的抚摩,我的心虽然跳的厉害但也更从容了。接着,他那粗糙的脏手有力的揉捏着我白嫩的大腿根,并用他的小拇指蹭着我蕾丝内裤的边沿,他的手指一根根向我的内裤里伸进,我感觉自己体内在不断升温,双腿分得更开了,终于他热热的手掌整个停在我两腿之间的地方,并开始揉捏我包裹在小小的内裤里面私处。他的手重新放在了我的耻丘上,手掌不住的挤捏我的耻丘,手指向下,我后面的绳子已经勒进了我的屁股沟,我前面的阴毛也从内裤两边露出,我轻声叫了一声,小声地对他说:你帮我把内裤脱下来吧!一听到这话,他简直高兴得要跳了起来。于是伸出两手伸到我的后腰上,捏住我的小内裤的带子,轻轻地往下拉,我配合着将屁股从木凳上稍微抬高一点,内裤很快就被他扒了下来。


  将内裤攥在手里,他把我的内裤送到鼻子下他细地闻了又闻,还伸出舌头在我的内裤裆口处舔了好几次,良久也不舍得放下;直到他闻够了舔够了,才将我的内裤放到他的裤口袋中,现在我下身除了一部分被裙子遮住外,其余已经一丝不挂。寂静的公园里,已经没有其他人了,昏暗的路灯将他的头影映在我丰满的胸上。夜晚,无人的公园,美女和拾荒者正在进行着情欲的爱抚,此外就是一些动物在月夜下为我们鸣奏着和谐的快乐之曲,老家伙伸出两只手伸入了我薄薄的衣服中,绕到我的后背摸索着,我也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终于拉开了我的胸罩,马上他的两手从背后换到了前面,撩开了我的乳罩,整个握住了我两边的乳房,然后,他开始揉捏我的乳房,轻一下重一下,并不时地用力掐我的乳头,他的手在我的胸前来回的游走,我的身体立刻发生了变化,我强烈地感觉到我的下体一阵阵紧缩,身体也似乎有电流窜过一样。我开始低沉地重重地喘气,心里似乎在期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。好象是知道我的心思一样,老头将搂住我的腰,将我往凳子外拉,直到我只有一半屁股坐在凳上,而另一半就悬空挂在外边。两只粗大有力的手还在我的乳房以揉、搓、捏、掐等各种方式活动着,而他的嘴巴已经贴上了我的外阴,我的T恤衫正好将他挡住了,他从衣服里面缩回右手,向上把我的T恤拉开,然后放到他的头上,接着右手又伸了上去继续在我的左乳上活动着。


  用他高高的鼻梁顶在我的外阴上,他用力地呼吸着,我阴部的女体腥臊味让他着迷,闻了一会儿之后,他就嗫起嘴来,使劲地向我的小穴口吹气,暖湿的气流冲击着我的小穴和尿道,让我有说不出的感觉,强劲的热风吹进我的小穴腔孔时,发出了嘘嘘的声响,他又吹了好几大口后,他的嘴马上就将我的外阴全部覆盖住,短短而尖锐的胡茬子扎在我的外阴嫩肉上,说不出的难受和舒爽,他一张嘴,就把我的一片大阴唇衔了起来,就象是咀嚼着美味的牛排一样,用两排牙齿轻噬、拉扯、碾磨,然后又把另一边的阴唇也咬了起来,他用的劲时大时小,我感觉到淫水开始流出;接着他的嘴巴又往上移了一点,舌尖摸索着抵住我的阴蒂包皮,用力地往上推开后,舌尖就在我的阴蒂上象刷子一般卷过去、刷回来,而他下巴的胡荐就扎在我的外小穴的嫩肉上,生疼的感觉和阴蒂的快感交织在一起,让我发酥、发麻;很快他的嘴巴到了我的小穴口位置,胡荐扎在我的会阴处和菊蕾上,他开始用舌头在我的小穴区域舔舐了,先是舌头下表面从阴蒂一路刮下来,刮到会阴部位时,舌头上表面便从会阴一直刮上直到阴蒂,往复几次之后,已将将我小穴内渗出的淫液舔吃得干干净净;跟着,他将舌头卷成一团往我的小穴里刺了进去,再舒展开舌头,在小穴褶皱处刮来刮去。被老头这样一阵猛舔,我不由得全身肉紧,小穴里的快感也越来越强,但小穴深处的麻痒也就越发厉害了,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喉咙中的呻吟也越来越销魂,唯有拼命地咬住嘴唇,不让声音肆无忌惮地从我嘴里发出。不由得双手按住他的后脑,用力将他的脸贴紧我的外阴,好让他的舌头刺得更深,刮得更重更大力也更深。


  好一阵子老头子才挣脱我的双手的把持,将脑袋从我的恤衫里伸了出来,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才断断续续地说:差点没给闷死......真好吃,真他妈妈的爽啊!这时从公园入口处传来了几句高亢的男女调笑声,老头子连忙将双手从我恤衫里缩回,我正被搞得七昏八素的,正处于情浓之时,忽然被中断,好不气闷,老头子嘴里骂了句操他祖宗的,就气鼓鼓地一屁股又坐上木凳。借着将恤衫往下遮盖,我伸手到小穴处一摸,摸了一手黏黏的淫液。


  【完】




  
评分
相关推荐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https://168168.buzz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